<form id="tvntx"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tvntx"></address>

        <form id="tvntx"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tvntx"><form id="tvntx"><nobr id="tvntx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vntx"><form id="tvntx"><nobr id="tvntx"></nobr></form></form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vntx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<sub id="tvntx"><listing id="tvntx"><meter id="tvntx"></meter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發揚中國茶文化,助力中國茶產業

                神州茶網——茶聞天下

                RSS

                龍井茶香 冠絕千年

                更多 茶詩茶文 內容  |  2020-07-30  |  浙江日報  |   新聞爆料

                神州茶網7月30日 訊:約1000年前,在綠竹森森的山道上,一位年近古稀的僧人拾級而上。一襲布衣、幾顆茶種,這位退隱的北宋高僧辯才的無心之舉,使得獅峰山麓從此開啟了一段傳奇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今,西湖龍井位列中國名茶之首,“色綠、香郁、味甘、形美”,堪稱“四絕”。沿著西湖,有獅峰、龍井、云棲、虎跑、梅家塢五個核心產區,其中尤以獅峰為上品。

                清人陸次云在《湖壖雜記》中曾寫:“龍井茶,真者甘香而冽,啜之淡然,似乎無味,飲過之后,覺有一種太和之氣,彌淪于齒頰之間,此無味之味,乃至味也”,可堪為對龍井茶味描繪的精絕之筆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國茶葉博物館就坐落在龍井路一側,原館長吳曉力研究員致力于茶的研究多年。我們且隨他一起去尋訪龍井茶的前世今生,一覽這盞冠絕一時的名茶風范。

                夜半客來

                看煎瑟瑟塵

                尋訪伊始,我們沒有直達龍井茶園,而是去了過溪亭。

                從中國茶葉博物館雙峰館區出發,穿過成片的茶園和幾段山路,游客逐漸稀少。步行數米,便聽到淙淙的水聲從不遠處傳來。過溪亭就藏在溪水之上、幾株茂盛的桂花樹后。吳曉力告訴我們,從此地上行兩三公里,便是龍井村,辯才曾經隱居的龍井寺就在其間。

                穿越數百年的光陰,有關過溪亭下的雅談仍多為后人樂道。據載,辯才退居龍井寺后,一日老友蘇東坡來訪,二人十分投契。送客下山時,兩人邊走邊談,辯才一時竟忘記自己訂下的“山門送客,最遠不過虎溪”的清規,一直送東坡過了虎溪。為紀念此事,辯才便將橋名改為“過溪”。后人作亭嶺上,稱“過溪亭”,亦稱“二老亭”。過溪亭是清乾隆御題龍井八景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龍井茶不僅是茶而已。到茶園之前,聽聽這樣的故事,‘顧左右而言他’未嘗不是尋訪龍井茶的一種路徑?!眳菚粤πχf。彼時,亭下信步,只覺那些隔著歲月長河的竹光杯影、人語水聲似又變得清晰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誠然,茶的意蘊,生發于產地,更延綿于一系列與茶相關的風土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吳曉力看來,中國人,尤其是中國文人,之所以愛茶,不能僅從口腹之欲而論。茶是植物帶給人的所有味道中,最接近靈性的一種滋味。

                清人陳曾壽贊龍井茶詩中稱:“咽服清虛三洗髓,神慮、膠跤無由渾?!泵鞔娜烁咪踉凇端臅r幽賞錄》中說:“每春當高臥山中,沉酣新茗一月?!薄皟缮椒N茶頗蕃,仲冬花發,若月籠萬樹、每每入山,尋茶勝處,對花默其色笑。忽生一種幽香,深可人意?!边@已然是與自然幽意達成了一種默契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千年以往,茶湯的滋味一直是延續不斷的。它是一種文化,更是一種生活方式?!眳菚粤φf,喝茶可簡可繁,它既可以是“夜半客來茶當酒”式的禮儀,也可以是“閑來松間坐,看煮松上雪”式的恬淡之姿。這是茶的禪意所在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杭州人對龍井茶的情感是浸入基因的?!眳菚粤φf,與城市關系如此密切的名茶,除了龍井茶,是很難再找出第二家的。茶喝久了,甚至能喝出龍井茶距離杭州的遠近。吳曉力從小生長于杭州,小時候,自家對門住的鄰居就是梅家塢人。近水樓臺的緣故,他便能時常喝到來自梅家塢的茶片,也因此養成了從小喝茶的習慣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個地區,甚而一個民族口味、嗜好的形成,是一件復雜的事情。市民茶俗的興起淵源已久。南宋吳自牧所著的《夢粱錄》中就有“蓋人家每日不可闕者,柴米油鹽醬醋茶”的描寫?;蚴墙蠞駶櫠嘤甑臍夂?、清淡的飲食,讓江浙人在長久的光陰里逐漸形成了飲用綠茶的習慣,也由此成為此地不可割舍的文化脈絡。

                茶自峰出 三咽不忍漱

                云濤曉霧間,龍井茶的“老家”正在其中。

                盤旋過幾段山路進入龍井村,我們遇到了中茶博工作人員、茶文化體驗大師工作室領銜人金建公?!斑@里東面得西湖水汽,西南面向錢塘江,每年東南季風吹來豐沛的水汽,冬日又有背后山峰阻寒,是龍井茶生長的絕佳地帶了?!苯鸾üf。因此,在山間遇上棉花似的厚云與人“擦身”而過,也并非奇事。

                此處最為人提及的,當數相傳曾治好乾隆母親身疾的十八棵御樹?!坝鶚洹敝闶怯汕∮H批。這里的茶每年專門采制,用以進貢皇室。如今,這十八棵茶樹雖經多次換種改植,但這片“御茶園”卻一直保留至今,人氣不減。

                距離十八棵御樹不遠處的山坡上,則是成片的龍井茶園。這里的茶樹很明顯地分成了兩撥:既有圓圓一堆的形態,也有如綠化帶似的成排挺拔的類型。金建公告訴我們,前者為群體種,是龍井茶樹的“土著”;后者則是由中國農業科學院茶葉研究所選育的新品種——龍井43,其育芽能力強,發芽早,如今也頗受茶客歡迎。除此之外,還有一種“龍井長葉”也是較為常見的品種,味道更為鮮爽,但上市較龍井43更晚些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現在龍井茶一年只采一季,一般在清明前后采摘,一季可采七八次,畝產在三四十斤左右?!苯鸾üf,從過去兼營夏秋茶到如今只做春茶,一方面是為了茶樹的休養,另一方面則是由于勞動力成本的提高,夏秋茶價格又相對不高,考量成本之下,采摘一季更為劃算。

                西湖龍井茶最奇之處莫過于,這樣一種玄妙“至味”的茶,卻并不避諱于人間煙火。

                西湖諸山,既不高峭,也不隱秘。自城中驅車,十幾分鐘就能從滿覺隴一路繞山而行,串起楊梅嶺、翁家山、龍井村等“獅”“虎”字號傳統核心產區。另一條山頂上的步道“十里瑯珰”,貫穿了“云”字號的云棲、五云山,“虎”字號的虎跑,“梅”字號的梅家塢,總有市民興致勃勃在山間踏青問茶,兼享受一頓農家樂的飯菜。

                煙火氣下能生出龍井這樣的清遠之氣,的確有些不可思議。在吳曉力看來,這得益于西湖靈氣的熏染,兼及種制之法的精妙等。明代高濂的《遵生八箋》里說“山中僅一二家,炒法甚精。近有山僧焙者,亦妙。但出龍井者方妙,而龍井之山,不過十數畝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出了西湖產區,龍井的味道,就有不同,古人對此早有定論。如今頗為多見的,還有錢塘龍井,以及越鄉龍井等“泛西湖”產區的龍井茶,在形態、口感、炒制工藝等方面也自有特色。

                行走此間,從名為“老龍井”的一汪清泉,到早已化為“廣福院”茶室的龍井寺,再到龍井廳中兩株數百年高齡的宋梅等,每一處都勾連著歷史,也在漫長的歲月里逐漸積淀起西湖龍井的深厚底蘊來。

                翠影碧岫 幽事復依然

                回至中國茶葉博物館,我們隨吳曉力一起飲茶。木制窗格映著院子里的繁盛的夏木,別有一番韻致。

                對于茶文化而言,味道是一道最重要的線索,里面藏著飲茶者的心境,也蘊藏著制茶人的匠心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們聽到了這樣一段故事:一位移居海外五十多年的老人,不下二十次回到故里杭州,只為了尋找西湖龍井茶的老味道。他多番尋覓,卻又多番失望而返,只覺此愿不了,終不甘心。最終在滿覺隴村的一位傳統炒茶人處,他終于喝上了那口念念不忘的古早龍井茶味。從一個少不更事出外闖蕩的青年,到如今兒孫滿堂的耄耋老人,這盞手工炒制的龍井茶足以喚起五十年前那段久遠又親切的回憶。老人竟因此落下淚來。

                西湖龍井的炒制頗為講究,有 “抖、搭、搨、捺、甩、抓、推、扣、壓、磨”等十大手法。炒制時根據鮮葉大小、老嫩程度和鍋中茶坯的成型程度而不斷變化手法。手工炒茶技術是保護西湖龍井茶特色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傳統的西湖龍井茶炒制技藝已于2008年被列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再好的茶葉,剛從山上采摘下來時也只是完美的樹葉,經過兩三百攝氏度的高溫炙烤,加之炒茶師溫柔的‘鐵砂掌’炒制加工,方能淬煉出最上品的味道?!眳菚粤φf。

                手工西湖龍井呈碗釘狀略帶干豆綠的糙米色,不如機制的亮滑好看。用85℃-90℃水溫沖泡,虎跑地下泉水最宜。水甜不澀,明凈,顯豆香或花香,已屬佳品。越往高品級喝,花香越清透雅致,或是梔子香,或是蘭香。湯色幾近琉璃之潤明,可沖泡十道以上,方為冠領綠茶的“無味中的至味”風范。難怪那位老人會如此念念不忘。

                唐代茶圣陸羽曾說,茶最宜精行儉德之人。聊四五啜,能與醍醐、甘露并論。因此,作為一種精神飲品的茶水,飲茶承載著的是豐富的人文內涵,就連茶具在某種意義上也不再是單純的實用器具,而是從應用進入了審美范疇,成為茶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,故而茶界便有了“器為茶之父”一說。

                《紅樓夢》第四十一回中有不少描寫茶的筆墨。賈母帶眾人去櫳翠庵喝茶,妙玉親自捧著“一個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龍獻壽的小茶杯,里面放一個成窯五彩小蓋鐘”,其余人用的均是一色官窯脫胎填白蓋碗。寶玉跟著釵黛去妙玉處喝梯己茶,用的則是綠玉斗茶杯。古時對于品茶器皿的講究可見一斑。

                從東漢的青釉把杯到南朝的青瓷蓮瓣紋紋碗,從唐朝的越窯青瓷盞托到五代的越窯青釉花口碗……在中國茶葉博物館展廳,透過溫潤瑩亮的釉色,我們已可以想見,香氣氤氳的茶湯晃動在茶盞之中,如何自生“叢書觀遍、茶灶疏煙”的滋味來。

                吳曉力說,朝代的更迭與飲茶方式的嬗變是密切相關的。唐人煮茶,宋人則慣于點茶,明時則又返璞歸真,開始流行散茶沖泡。唐以前,人們的飲茶方式基本屬于生煎羹飲,飲茶和烹茶的過程尚不復雜,故碗、杯、罐都可以用作茶具使用。到了唐代,飲茶用器逐漸從酒器和食器中分離出來,其茶具以瓷壺和瓷碗為主,人們從喝茶進入到了品茶。及至明代,由于沖泡散茶普遍盛行,紫砂茶壺沖泡又成為一時風尚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歷經千年歲月浸潤,屬于龍井茶的故事還在繼續?!安栉幕膫鞒?,正如喝茶一般,需要細節與耐心,也少不得匠心與堅守?!眳菚粤φf,如今,每年有愛茶日活動,尋訪制茶工藝非遺傳承人的活動,乃至逐漸在年輕人群體中火熱起來的茶藝培訓等,都無妨視為龍井茶文化在延續之路上的火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本站資訊如無特殊說明,均采編于合作媒體或互聯網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;刊載此文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來宣揚中國茶文化,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文中的說法或描述,也不構成任何建議。如對本文有任何異議,請聯系我們刪除?!裰莶杈W官方

        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        文明上網,理性發言,請遵守<相關規定>0評論

                相關閱讀:

                龍井茶
                廣告服務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網站地圖 ?|? 排名推廣 ?|? 積分換禮 ?|? 網站留言 ?|? RSS訂閱 ?|? 違規舉報 ?|? 茶網大全 ?|? 關注我們
                - 神州茶網(ST26.com | tea26.com) 版權所有 - ?閩ICP備09028097-1號 ?閩ICP備09028097-3號 ? - 閩公網安備 35058302350668號?-?QQ:1378577119 ?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 ?2006-2028?w.z.g_stuo?All?Rights?Reserved
                欧美国产日韩中文在线播|精品一区二区不卡无码AV|99久久无码中文字幕久久无码|T久久se精品一区精品二区精品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vntx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vnt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vntx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vntx"><form id="tvntx"><nobr id="tvntx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tvntx"><form id="tvntx"><nobr id="tvntx"></nobr></form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vntx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tvntx"><listing id="tvntx"><meter id="tvntx"></meter></listing></sub>